万豪棋牌

清明追思:有人接替你们前行

时间:2019-04-11   编辑:http://www.haohuayuh

  总有一种追思,能够触及灵魂,让我们在奋斗的路上,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!

  二

  人间正是好时节。

  在长顺县萧国宝烈士墓前,摆放着几篮菊花,黄白两色,庄重而又带着淡淡的忧伤。墓园两侧的夹壁山崖上,一棵棵苍劲的松柏,直插云天,枝叶泛着厚重的绿,那是顽强不屈的生命展现。

  1950年10月30日,萧国宝所在部队奉命清剿“贵州人民反共自卫救国军”曹绍华部。11月13日,为了赢得战机,萧国宝以自己的身躯堵住敌人的机枪口,壮烈牺牲。

  战斗取得胜利,萧国宝被誉为“马特洛索夫型的英雄”,长眠在他付出生命的这片土地上,他的青春和精神早已经成为一种感召,一种力量。

  “萧国宝烈士陵园”长眠着为解放长顺和建设长顺牺牲的18位革命烈士,其中,在1950年被土匪伏击杀害的长顺县第一任公安局长冯育民也安葬于此。陵园与长顺县民族中学彼此相邻,课余时间,经常有身着校服的少年,到这里来看书,学习。盛夏的周末或节假日,很多市民也会到这里来,享受一份清净清凉,同时感受一种让人崇敬的精神力量。

  三

  人们常用“山”来形容自己的父亲。

  田景文说在他成长的记忆中,父亲似乎是一盒录像带。

  1995年,父亲田应高是福泉县公安局地松派出所副所长。在一次抓捕犯罪嫌疑人时,父亲和民警邹彦刚不幸牺牲。

  当时,田景文还不到一岁半。八九岁时,他第一次完整听到关于父亲最后那次出警的述说。

  那是一个深夜,一犯罪嫌疑人逃回老家地松。父亲带着民警连夜进行抓捕,遭到犯罪嫌疑人全家的疯狂阻止,父亲和民警邹彦刚双双英勇牺牲。

  时隔很多年,讲述者口中的那个夜晚,成了一盒录像带,反复在田景文的脑海中播放。激烈的搏斗、击打在父亲和邹彦刚身上的棍棒、砍刀,山村夜晚惨烈的疼痛、鲜血……

  在填报高考志愿时,他毅然填写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。如今,他是黔南州公安局指挥中心一名民警。他觉得是父亲给予自己力量,他愿意向父亲一样,去从事自己喜爱的职业。

  当年同在地松派出所工作的金邦国老人说:

  “每次我路过地松,总会情不自禁想起田应高和邹彦刚。一晃眼几十年过去。邹彦刚年龄跟我差不多,如果不发生那事,他也有六十多岁了。正巧,今天我刚好满六十五岁。”

  有一些生命永远定格在年轻的时代,连同他们的精神,长青永存。

  “父亲就是一道光,在我的前面指引我,教我怎么去做人做事。”

  说这话的是全国二级英模、生前系贵定县看守所所长何光林的儿子何相俭。

  九零后的何相检,是一名消防干部。他穿一身火焰蓝的制服,显得格外精神和帅气,有着超过同龄人的成熟和稳重。

  “爸爸是家里的独子,我是家里的独孙,爸爸走后,我就成了一家人的顶梁柱。爸爸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,我向他承诺:我长大了!”

  2015年,何光林病倒在工作岗位上,再也没有回来。那一年,何相检还是一名大四学生。

  “父亲去世那几天,我一直都没有哭过。从小父亲就不喜欢我哭,说男孩子就应当勇敢。安葬好父亲回到家的那个晚上,我躲在被子里,终于哭出声来。”

  “父亲去世后,我在工作、生活中接触到之前熟悉他的人,他们都夸父亲为人正直、做事有担当。我是在人们的讲述和议论中真正的了解父亲的。”

  在伤痛中迅速成长起来的何相检,如今是一名优秀的消防监督执法业务骨干,工作多次受到上级表彰。

  1995年6月因公牺牲的荔波县公安局户政科科长覃永开,同样将一份警察情结传递给了女儿覃佳佳。如今,覃佳佳是黔南州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名女警,她说:

  “父亲没有走完的路,我会替他一直走下去。”

  有一种陪伴,是无形的;有一种爱,无所不在。

  有一种告慰,就是:长大后,我就成了您!

  四

  “我想他!”

  原长顺县公安局巡特警副大队长李大山口中的“他”,就是当时和他一起共事的巡特警大队大队长罗光洪。

  2017年5月的一个傍晚,罗光洪突发疾病,倒在工作岗位。

  巡特警队员魏涛涛说:“洪哥对我们可严了,训练不过关就加餐,一人不过关,全体都罚练。洪哥对我们又非常关心,逢年过节,就把家在外地的队员,都邀到他家去,让嫂子给我们做好吃的,还让嫂子给我们介绍女朋友。我们从全国各地来的20名队员,都在长顺结婚成家,真正的落户这里。”


联系我们| 友情连接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1 万豪棋牌|能提现的棋牌游戏平台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Sitemap1|Sitemap2 湘ICP备14009798号